绯研月

刚睡醒 ,拿起手机刷lofter就看到喜欢的太太们发的消息,也因此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但是我并不特别伤心,心里反而有一丝窃喜,我就像许多澄粉一样,爱舅舅,但是对魔道和mx无感,甚至可以说是黑了。知道舅舅不是mx亲生的后,我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幸好这么美好的人不是出自我不喜欢的人之手(感觉这么想真有点卑劣)。再浅谈一下我对mx和她作品的感受。相信和许多人一样,第一次接触到她是因为魔道祖师,我也不例外被魔道吸引了,但是当时的感觉只是:哇,写的不错哦,蹭的累舅舅真可爱ớ ₃ờ。可能因为个人口味不同的原因我并不认为魔道是一部会有这么大影响力的作品,但事实超乎我的预料,魔道红了,红的发紫。我真正开始对mx和魔道感兴趣是因为我知道了魔道只是她第二部作品时,我才感觉:哇,这个新人前途不可限量。自然而然的找到第一部作品来看,也就是:人渣反派的自救系统,我发现我竟然以前看过一点,为什么说是一点呢?作为一个学生,本来娱乐时间就少,本命作@者的作品都看不过来,何谈一个并不感兴趣的作品呢?重看之后我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疑问,这两本书的作者真的是一个人吗?这种感觉在看过天官后格外强烈,但是天官我没看完,没资格评论什么。反正我是感觉,渣反和另两部作品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呢,我感觉是气质上的不同,真不知道作者经历了什么。但是比起渣反,魔道和天官确实文笔有进步,情节更突出,这是好事。唉:-(其实魔道拉了很多圈外人走进了耽美的圈子,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是看到商业利益,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耽美作品诞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真爱是无关性别的,但也给耽美圈带来了不好的风气,万事都是双刃剑啊。
不管事情发展如何,我永远 爱舅舅,你们呢?
^0^~我去看 浩然剑了

魂火 第二章

阴阳师同人文   黑童子中心   有cp   小学生文笔    ooc有
为了使剧情更加流畅自然,增加设定:黑童子本名为黑泽正一(别问我怎么想的,点豆点到的),传记里只说黑童子来自大户人家,却并不幸福,本文私设黑童子来自一个铸刀的家族,白童子的母亲是黑童子家的佣人,莫名其妙怀孕后,生下了白童子,因为没有父亲,白童子被称为鬼子

写不出小小黑百分之一的可爱(ಥ_ಥ)

         鬼使白牵着小黑泽的手,随判官走入冥府:“此事说来话长,还是到阎魔大人面前一并说的好。”


        阎魔早已在阎魔厅中等待,手中拿着份案卷。鬼使白行礼:“阎魔大人,我把人带来了。”


         阎魔点头,对黑泽说道:“抬起头来。”黑泽闻言,抬起了头,看清楚了高榻上的冥界之主。这位阎魔并不像传说中的是个凶神恶煞的老头,反而是个优雅动人的美人,但她给人带来的威慑感十足,一双美眸好像能看透灵魂。


        阎魔对比案卷:“黑泽正一,”阎魔顿了顿,“汝阳寿已尽,应入冥府,为何会以生灵的形态留存人世?”


        我死了?黑泽愣住,咬紧嘴唇摇了摇头。鬼使白赶紧解释:“大人,这孩子不能说话。”


        “不能说话?”阎魔本就疑惑黑泽活下来的原因,此时心中有了些许猜测,便检查了黑泽的灵魂,结果在情理之外,但也在预料之中:“汝确实已经死了,而且灵魂受损,但是在汝死的时候,一把刀的刀灵依附在汝灵魂之上,才使汝“活”了下来,无法说话则是因为灵魂缺失。”


         一旁的鬼使黑白和判官都惊讶不已,判官急切的问:“阎魔大人,刀灵依附于濒死的灵魂,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吧?”


        “不,”阎魔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眸暗了几分:“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但是……”阎魔没有说下去,反而对黑泽说,“孩子,过来。”


         小黑泽低着头走到阎魔面前,阎魔将手放在他头顶,进入灵魂之界,读取记忆。


         黑泽的灵魂世界起初是一片漆黑的空间,阎魔隐约感觉脚下好像铺满了坚硬的碎片,她点燃冥火一看,竟然是满地的刀剑残片,有的光洁锋利,有的却已经锈迹斑驳,原本纯洁的灵魂世界此时化为了刀剑的坟墓。这时,一股冷风袭来,凛冽刺骨,把阎魔逼的后退两步,那股怪风化为一把雪亮的镰刀,悬在空中。


        阎魔知道这把刀是将自己当做入侵者了,便解释说:“想必阁下就是救了那孩子的刀灵吧,吾来到这里是为了救这个孩子,我不知道汝依附在他的灵魂上有何目的,但如果汝想害他的话就赶紧离开吧!”


       镰刀的刀锋微微振动,地上的碎片飞到空中拼成了几个字:“他要死了,我想救他”


        阎魔心下了然,语气缓和下来:“生死有命,阴阳不可违,这孩子阳寿已尽,如果汝真想帮他,就应该离开他,放他去轮回,而不是让他以一个不人不鬼的模样留存于世。”


        碎片又拼成句子:“我已经与他灵魂融合,无法离开”


        这让阎魔震惊不已,虽说有刀灵依附于灵魂的先例,但刀灵与灵魂融合,却前所未闻:“为何会这样?可否让吾看看这孩子生前的记忆?”


        刀灵似乎有些犹豫,但自己无法阻止阎魔进入黑泽的灵魂世界,能够阻止她看到记忆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于是,下一秒,小黑泽生前的记忆便呈现在她脑海中。


        记忆从黑泽死亡前一个月开始。黑泽家族是山阴地方有名的鋳刀大户,在本地一向很有声望,家境殷实,但父母的利欲熏心和兄弟姐妹之间的利益争夺不曾给小黑泽的生活带来一丝快乐,即使他才七岁,也丝毫没有孩童的快乐和天真,只有一个叫小白的男孩和他作伴,直到那一天的来临。


        山阴当地,有一个将七岁孩童献祭给山神,祈愿风调雨顺的传统,今年轮到黑泽家献祭了,而家族中符合条件的七岁孩子只有黑泽正一,但身为家主的父亲不愿将亲骨肉作为祭品被山神吃掉,但无论如何献祭是不能避免的,这有该如何是好呢?就在此时,他想到了家中的一个与黑泽正一同岁的小仆——小白。命运也因此而改变了。

TBC
感谢看到最后(ฅ>ω<*ฅ),欢迎捉虫


魂火 第一章

阴阳师同人文   黑童子中心   有cp   小学生文笔    ooc有


为了使剧情更加流畅自然,增加设定:黑童子本名为黑泽正一(别问我怎么想的,点豆点到的),传记里只说黑童子来自大户人家,却并不幸福,本文私设黑童子来自一个铸刀的家族,白童子的母亲是黑童子家的佣人,莫名其妙怀孕后,生下了白童子,因为没有父亲,白童子被称为鬼子,还有私设,随着剧情发展交代


本章少量鬼使骨科  


写不出小小黑百分之一的可爱(ಥ_ಥ)

        你一定要活下去。无边的黑暗中,一个声音温柔的回响着。


        活下去?不,已经没必要了。我不应该活下去的。


        请你一定要活下去,因为……


        因为什么?声音渐渐模糊,世界再一次回归死寂。


        不要离开!!!挣扎着想追上,却无法动弹。


        可恶啊!这不是我的梦吗?诶?梦?


         就在这个迷茫的灵魂疑惑之时,原本漆黑一片的梦的世界慢慢变亮,梦醒了。


        睁开双眼,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他重新和上了眼,恍惚中他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晴明,他好像醒了!”接着是一阵脚步声,他勉强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周围是陌生的环境。我这是在哪里?他这样想,微微挣扎起来,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


        “小心点,不要乱动。”白色长发的男子轻轻摁住他的肩膀,一手放在他额头上:”嗯,烧已经退了。我是安倍晴明,你现在在我家,不要害怕。”晴明温柔的微笑令他安心下来。晴明将他扶起来,他这才注意到晴明的穿戴似乎是阴阳师。


       晴明也注视着这个被自己就会来的男孩,受了刀伤倒在河边的小孩,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晴明关切的问。


       小男孩摇摇头,金色的眼无悲无喜,显得有些木讷。


        晴明抚摸男孩被剪短的白发:“你还记得叫什么名字吗?家住哪里?”


        男孩点了点头,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来。


        看他急得脸蛋通红,晴明赶紧安抚他:“没事的,你别着急。”又问:“你会写字吗?”收到男孩肯定的答复,晴明拿了纸笔递给男孩,他有些吃力的在纸上写下“黑泽正一,山阴”


         “黑泽正一,你的名字吗?你是山阴人?”晴明觉得不可思议,山阴离京都很远,为什么这个孩子会身受重伤倒在京都的河边呢?


         黑泽又在纸上写下“这里是?”


         旁边的小女孩回答:“这里是京都哦。”


         京都?黑泽低下头,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强烈的窒息感涌上,令他痛苦不已。


        “咚,咚,咚。”有人敲门。晴明去应门,门外是冥界使者,鬼使黑,鬼使白。


        鬼使白带着歉意的微笑:“晴明大人,我们又来麻烦你了。”


        晴明一边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客气,一边请他们进来。“两位有什么事?”


        脾气急的鬼使黑抢先说道:“晴明,你最近是不是收留了一个小孩?我们要带他回冥界。”


        “什么?”晴明一惊:“那孩子还活着吧?为何要带他回冥界?”


         “鬼使黑你真是……”对于鬼使黑简单粗暴的行动,鬼使白只能扶额:“晴明大人,那个孩子还请你交给我们吧。阎魔大人给我们下的命令,事出有因,阎魔大人不会为难他的。”       


         晴明将救黑泽正一的经过告诉了他们。三个月前他在自家阴阳寮附近的河岸发现了失去意识的小黑泽,他昏迷至今,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是刀伤愈合速度惊人,而身为阴阳师的晴明也没察觉有什么异常。


        鬼使黑感叹:“那小子命真够大的。”


        鬼使白也陷入了深思:“嗯,我会把此事如实向阎魔大人汇报的,晴明大人不必担心,等事情结束后,我们也不会把他留在冥界。”


        晴明虽然无奈,但也只能进屋,把黑泽抱出来,交给鬼使们。


        黑泽看着眼前一黑一白的人,惊恐的睁大眼睛,裹着一件神乐的厚外套,小小的手紧抓着晴明的衣襟。圆圆的大眼中有点点祈求的光芒,豆豆眉几乎要拧成一团,可爱又可怜得像某种小动物。


        晴明给他戴帽子:“没事的,你乖乖听两个哥哥的话,一会儿就回来了。”鬼使白从晴明手中接过小团子,柔声安慰。晴明又向鬼使白嘱咐了一通,没什么事就把黑泽送回来,这才放人。


        黑白鬼使带小黑泽进入了阴界之门,黑泽趴在鬼使白肩上,向晴明和神乐摆手,晴明不出意外的又被萌到了。


        冥界的景色与世人描绘的相差无几,三途川,一望无际的彼岸花,失去希望的亡灵们,活人大多不能进入冥界,一旦进入了再出去也难了。


        小黑泽一手抓着晴明给的纸笔,乖巧的打量着周围。鬼使黑看他一动不动,随手摘下两朵彼岸花分别插在一大一小两个白发“美人”头上。


        “幼稚。”鬼使白淡定的嘲讽,将自己头发上的红花取下来,却阻止小黑泽取下花。


        鬼使黑没心没肺的笑着:“哎,别摘啊,好看呢!”


        兄弟俩一路疯闹的向阎魔厅走去,这时孟婆骑着牙牙锅欢快的跳了过来,看到小黑泽后,调侃道:“哇,这是你们的孩子吗?他和鬼使白长得好像哦。”


         两个帅气青年样貌的鬼使连忙摆手推脱,鬼使白听鬼使黑这么抗拒,心里竟泛起酸水来,略带气愤的看向鬼使黑,却被眼前脸红的鬼使黑牢牢吸引住了视线。而鬼使黑发现弟弟在看他,脸红的更厉害了,抢过小黑,举到孟婆面前:“哪里像了?鬼使白比他好看多了!”


         弟控,活的!孟婆黑线,吐槽:“仔细一看,这孩子眼睛还像你,不会真是你俩在外面偷生的吧?”


         “你瞎说什么!”就这样鬼使黑这个外表成年人,内心三岁半的鬼使黑和外表小孩,内心也是小孩的孟婆吵闹起来。


         正当鬼使白为拉架头疼不已时,冥府的判官及时出现,制止了两个幼稚鬼:“冥府门前,不得喧哗!”


         虽然不情愿,但是谁也不想惹怒判官,两人都悻悻的“鸣金收兵”。判官询问:“阎魔大人派你们去带人,怎么耽误了这么久?”


         鬼使白牵着小黑泽的手,随判官走入冥府:“此事说来话长,还是到阎魔大人面前一并说的好。”

     TBC
感谢看到最后(ฅ>ω<*ฅ)